陈相锋水墨画展
  • 郭怡孮
    作为花鸟画专业的博士生,必须要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齐头并进。在专业学习方面,你是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书法、篆刻等方面多轨同步。详细这是一条造就大家之路,你自觉地选择了这条路,可见你有远识,也有毅力。这样走下去,路子会越走越宽;这样走下去,就会逐渐完备一个中国画大家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踏实的路,浮躁的人是走不了的,你骨子里对传统文化的尊重,使你能静下心来从继承、临摹,生活、写生,创造诸多方面步步深入。
    中国画创作要有很强的人文素质,要有严肃的责任感,也要有一种悠远淡然的情怀。在社会急切的前行中,在中国画一片创新的行动中,我们是否都会回望这些中国画家要具备的这种情怀和素质。从你的作品中,看到了你在关注这些,这就是你的判断能力,你才能沉得住气。从你的画中看不到当前中国画中普遍存在的浮烟涨墨、胡涂乱抹、无病呻吟和剑拔弩张,而是一种十分清雅、安宁、诗意的个性化的情感表达。
    相锋,你选择了一条艰难的、富有挑战性的道路。我想会有更多的人走上这道路,这条路不是重复古人,不是简单继承,而是当前中国画发展的前沿课题,我愿和你们共同努力。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 薛永年
    普遍用笔劲爽潇洒,用墨丰富润泽,布局稳健,气韵生动。而我尤其喜欢他的"墨花"。"墨花"是宋元人的称谓,确切地说,应该叫细笔水墨花鸟。相详细锋的这类作品,能把对传统的追寻,由明清上溯宋元,尊重物理、领悟画理,融入书法的笔势、笔意、笔性、包括点画形态,在表达生意的同时注入个人的气质性情。
    相锋作画有个突出特点,那就是即使画工细的墨笔花鸟,也从来不起稿,而是在笔墨运行中,实现与物理的契合与画理的同一。他把孙过庭"一点成一画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的要求和石涛"一画论"的思想,化入工细花鸟画生成变化的创作过程之中,因为本之理而出之笔,故细密愈见生机,因以书入画,故畅达而愈见情性。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雅昌艺术网数字展览客服80480167   80480150   80486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