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届AAC巡展
  • 吴洪亮

    第八届AAC艺术o生态o观察巡展今日在关山月美术馆拉开帷幕

    摘要 第八届AAC艺术o生态o观察巡展深圳站开幕式现场第八届AAC艺详细术o生态o观察巡展深圳站开幕式现场导言 第八届AAC艺术o生态o观察巡展于2014年06月26日14 30在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拉开帷幕,首站深圳站由雅昌文化集团、关山月美…


    第八届AAC艺术·生态·观察巡展深圳站开幕式现场

    导言 第八届AAC艺术·生态·观察巡展于2014年06月26日14 30在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拉开帷幕,首站深圳站由雅昌文化集团、关山月美术馆联合主办,雅昌艺术网承办,由著名评论家吴洪亮担任策展人,展期将从2014年06月26日持续至2014年07月02日。首展深圳站之后还将在北京、济南、南京、武汉、重庆、杭州及海外巡回展览。
    本次巡展主题为"艺术·生态·观察",意在全面、系统的呈现出当代中国艺术的生态面貌与发展态势,在当今艺术创作活跃与艺术市场繁荣的社会时代背景之下,选取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艺术家与艺术作品,通过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形式、不同理念艺术的并置,从而可以多维度、多层次、多视角的对中国艺术生态进行观察、梳理。
    展览展出国画类艺术家刘大为、何家英、石虎、王璜生、王首麟、武艺、蔡广斌、朱伟等;以及油画类艺术家靳尚谊、苏高礼、刘小东、郭润文、苏新平、忻东旺、谭平、季大纯、尹朝阳等人的作品。正如策展人吴洪亮在前言中提到的 "在这次AAC的巡展中,我们倚仗了雅昌集团丰富的艺术资源,借用切片式的理由与操作模式,在2014年以平和的心态将在视野中与视野边缘的艺术家们的作品并置,以虚拟的网络平台为基础在现实世界里搭建一个单纯的展览,供大家观察。"在此之际,雅昌艺术网也对策展人吴洪亮进行了更深一步地专访

    策展人、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
    雅昌艺术网 吴馆长您好,我们知道,丹托在1964年提出了"艺术世界"一词,并将它定义为艺术作品产生的文化和历史语境。作为第八届AAC巡展的策展人,您给出了"艺术o生态"的主题,虽然艺术生态在近些年常有人提及,却少有人做过明确的阐释,您能就此次巡展,谈谈您对艺术生态的理解吗?
    吴洪亮 我不敢说是定义,我想说的是我的理解。生态这个概念跟环境有关,其实我们是在探讨中国艺术生长、生存的环境逻辑。在这个系统里,如果从积极的方面看,我觉得近几年我们看到不同的艺术家、不同的艺术作品都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变得越来越宽松的、自发的生长,虽然有时候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是它们存在下来,而且被宽容地对待。我曾举过一个例子,今天中国艺术的发展就像一个热带雨林,它有贴地皮的苔藓,有灌木,有参天大树,一个好的生态是它们都有活的可能性,它们都有自我生长循环的可能性。
    我们既有所谓的国家的、民族的、主旋律的认知,也有个人对世界的意见的表述,甚至对自己生活周遭的意见,这个表达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进行自我生长,这就是一个好的艺术生态。
    今天我们已经慢慢地能看到,比如说我接触到很多艺术家,可能就是从很偏远的山区,他因为热爱艺术到北京或者到深圳,他开始画自己的画、卖自己的画。其中有些艺术从业者会找到自己的生存逻辑,有些更执著的人希望用自己实验性的作品来表达自己对世界的态度。这些艺术家也会有人支持,无论在学院还是在画廊,还是在二级市场的拍卖行,我们会看到不同的艺术作品在循环,这就是一个好的艺术生态,我觉得合理的生态就会出现新的艺术可能性,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雅昌艺术网 刚才您提到中国富人各种艺术家、各类艺术现象,现在都有它的立足之地,即便像上世纪杜尚、沃霍尔等彻底颠覆了我们艺术馆的这批人,他们的后继者现在也有一席之地,造就了您所说的"中国艺术与艺术的生态很多样、很活跃、很触目惊心,也很平淡无奇"的现象,请您就此句话具体解读一下。
    吴洪亮 其实我想呈现一种矛盾,就是说我们看到的所谓触目惊心、很有冲击力、很有实验性,包括当代艺术的很多我们说的媒介方法,当这些复杂的现象同时生存在我们的艺术生态里的时候,我们也会感受到某些当代艺术创作方法的老化。某些好像不是影像、不是装置、不是行为就不当代的意识在今天也开始遭受质疑。而那些中国传统的,比如说笔墨精神,比如说我们三五好友手持手卷慢慢读阅的状态,今天又好像变得非常时髦,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艺术生态。所以在很多原来我们认为是触目惊心的东西面前,今天我们会觉得习以为常;而对很多习以为常,我们认为应该是被我们的世界所抛弃或者时代所漠视的东西,在今天又变得很重要,这个过程本身是有意思的,所以我用了几个很矛盾的词想提醒大家注意。
    雅昌艺术网 您是指以前发生过的这些艺术家、艺术现象和艺术手段是一个不断被再发现的过程?
    吴洪亮 对,而且我觉得很多所谓当代艺术的现象在逐渐远离我们;过去我们认为边缘的、非主流的很多艺术状态在今天已经又变成了习以为常,我们要找到新的可能性。
    雅昌艺术网 作为策展人和北京画院美术馆的馆长,在面对如此繁杂的艺术现象时,您是如何为自己的策展、理论工作进行定位的?
    吴洪亮 我忠实于我自己的认识,这个认识分为两个方面 一个是纯个人化的,一个是有一定社会责任感的,这是不同的。我作为北京画院美术馆的馆长,首先我要对北京画院这样一个有传承、有历史、有态度的文化机构所代表的整体观念进行我的表述。比如说北京画院美术馆,我们主要做以齐白石为中心的、中国二十世纪重要艺术家的研究、梳理与呈现。但作为我个人,我觉得虽然我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我心里觉得我还是年轻人,所以我现在也很关注80后,甚至90后的艺术家已经开始进入我的视野。他们给我很多新奇的东西,他们教会我很多,所以我也希望我伴随他们的成长,有些年轻人的展览我也会做。比如说今天中午我还在跟陈湘波馆长谈帮助推进中国雕塑学会的青年推介计划,未来也会来到关山月美术馆,来到深圳,我们希望我们这些过来人给他们搭平台,这个是不矛盾的。可能有些作品是不成熟的,稚嫩的作品也许进不了北京画院美术馆,但是他可能会在一个更开放的平台里呈现。不同的美术馆、不同的艺术机构找到自己的定位,表述自己的态度,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就是好的艺术生态。
    雅昌艺术网 如此繁杂,也可以说如此多元,甚至有点极端的多元,会不会造就一种情绪,我们的理论家与策展人看似什么都可以接受,可能他们什么都不关心?
    吴洪亮 这还是要回到个体,比如说一个策展人,一个批评家。很多人做了很多事情你认为他好像什么都做,但好像在客观上发现他什么都没做。这些已做的是否与他自己内心的那根主线一致是很重要的。还有一些人好像真的做了件事,但是很容易建构一种壁垒,这个壁垒本身又使他有一些障碍或者是桎梏,他的开放性和他进入一个新的系统的能量就逐渐被减弱。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可能有两条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和实实在在要提醒自己的。
    第一,我对发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艺术感兴趣。我希望看到这片土地本身生发出来的或者自然生长出来的东西,比如说我会去研究齐白石,前一段时间我甚至在中国美术馆策了一个年轻艺术家王雷的展览,他用编织的方法做作品。他是河南的一个农村的孩子,后来进入中央美院实验艺术系,他找到自己的语境、语言表述方式,我关心这样的艺术家,我不认为这是两件事,我认为这是一件事。所以前一段时间在文化部有一个课程班,大家聊天的时候就问你认为当代和传统有什么区别?我说没区别,对我来说我只是需要通过我的眼睛去看到那些最有意思的感动我的作品。
    第二就是我有意地花一点时间去观察今天年轻人的创作。说得简单一点,我很怕自己变得老朽,因为今天的世界变化太快了,就拿一款手机来说,我发现有很多的功能,这些功能很多是我不知道的,我对那个世界完全不了解。如果以手机为媒介创作的艺术,我对它不了解,我有什么权利对它发声呢?别人还会问吴洪亮馆长你对这个有什么态度?我根本不知道!我希望我至少知道,我并不一定认可,但是我要知道,我要大概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而不是轻易地断言好和不好。
    雅昌艺术网 刚才您提到当代和传统,在咱们印象里,中国的传统艺术似乎在比谁玩得更精一点,在精的基础上能否再有一点自己的创造性精神;但是作为当代艺术可能更在意的是创新,甚至有的时候是为了创新而创新。当很多艺术家不再重视技艺而是一味的追逐风格与创意,这种创新精神会不会被很快消耗殆尽,甚至让我们觉得这"创新"创新得是那样平淡无奇?
    吴洪亮 我觉得我们不要用一种二元对立的方式去思考问题,好像我们不站在东方就得站在西方,我们不支持传统就是反对传统,我觉得世界不是这样的,这不是一个合理的生态。如果从艺术家的角度讲,从你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你感觉你更适合于怎样的成长方式你就去做。当然,现在尤其是前一段时间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反对传统,切断传统来形成自我的这个过程,当我们认为这是有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会强化对于传统的尊敬,我们会对那些所谓的国粹表示支持,我们希望我们有延续。而在上个世纪初"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时候,因为有些东西太保守,我们看不到这个民族新的可能性的时候,才会做出那样的判断,这些意见都是因时因地而说的。而今天在一个相对更开放的、更多可能性的和更有自己可以表述态度的平台上,我觉得就要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找到自己想说的那些话说就好了,这是一个好的状态。
    雅昌艺术网 具体到AAC,已经经过八届的评选,巡展也启动了两年,在此之际,您有什么话或者建议让我们能更好、更健全地走下去吗?
    吴洪亮 我觉得AAC这样的评审确实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我们看得很清楚,我觉得雅昌是一个有理想的文化机构。而AAC在下一步恐怕会更开放,更具有公众平台的状态,这个可能也是雅昌希望看到的,当它变成一个在中国艺术界更具权威性的评审或者说展示平台的时候,它所具有的意义就更巨大。
    我们作为中国艺术生态的一分子,当然希望中国的艺术越活越有可能性、越独特,在世界上的发声甚至在历史上的发声更有力量,或者说如果有幸我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这几十年,我们所参与的人类的艺术或者文化发展的过程竟然能留在人类的未来历史中,我就感觉非常荣幸。
    雅昌艺术网 谢谢吴馆长!

雅昌艺术网数字展览客服80480167   80480150   80486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