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进在线作品展览

朱进:原生像或一些散淡的风景

范迪安

当代艺术曾经如裹挟着激进意识的潮流,使中国艺术界无可避免地卷入其中,并且在观念争锋的加速度中形成纷繁而喧闹的景况。经过时间的汰选和文化的甄别,在这股潮流中涌现的艺术现象有的消退了,有的沉寂了,有的因追波逐流而面目无从可识,有的因浅尝辄止而最终未成正果,只有沉着而潜心守护着自己艺术信念并且往深度耕耘的艺术家才能经受住潮流的冲刷,站稳自己的脚跟,也真正为当代艺术留下和继续提供有价值的视觉文本。

在这种情形下看朱进,会愈发觉得他的选择、他的态度、他的立场是可贵的。从福建到北京,他一直浸淫在当代艺术的文化氛境之中,堪称走过九十年代并一路走来的当代艺术中人。他敏学好思,对画坛的当代状况是了解的,也清楚当代艺术潮流中时尚的风向标和各种新奇的对策与做法,但他对艺术的信念发自真诚的心灵,对当代艺术的认识也抱以清醒的视角,因此,他并不着急于以表态的姿势在当代艺术的潮流中争锋逞能,也不为画坛三年河东三年河西的走向而焦虑,而是沉稳地以平常之心从事着自己专注的主题,以自己纯粹的艺术状态对应着复杂的当代艺术状况。这种对应的态度与立场,比起那些迎合、陷落和盲从的做法,显得智慧更显出本真。

许多年来,朱进的绘画表达的是一些属于他在现实中体认到的景象,这些景象是人的状态,也是风景的状态。他们处在一种自我满足的世界里,这个世界与外部世界有着原本的关联,却因为精神的独立性而变得与外部世界若即若离,也因为精神的自由自为而变得拥有充分的自我。在这种自我中,甚至包含了满不在乎的日常性。我曾经称他是一位走在城市边缘地带的画家,画的是与城市有关的风景,但又偏向于离开城市的自然。或者说,在城市与自然的交界地带,才是朱进艺术的温床。这些年,他的脚步仍然驻守在这个地带,但是作品的意涵更加丰富了,纯粹性也更加明确了,他的意象从现实更多地转向作品自身,他的视角可以称为一种内心的视角。就作品的立意而言,他关注当代社会条件下人的命运和精神的去处,他笔下的人物让人产生某种道德的关切,他作品的风景更是清晰地蕴含了一种环境生态意识。正是在文化层面上对当代艺术价值上的思考,使他的作品实际产生于他发自内心的文化关怀,但是,这种关怀不是以高调的方式传达,而是将视角落在平凡的事物上,以设身处地的态度去作自然的表达。在这个意义上,朱进画的是人与事物、生命与自然的原生之像,是用散淡的心态画出的兼有人与物的散淡的风景。

朱进也仍然用他多年间形成的土、色混合的技法作画。这种技法由他发明,长年沉浸,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可以称为“材料生态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与他艺术观念中的环境生态意识是内在契合的,观念的意识孕育了语言的意识,语言的意识则凸显出观念的意识,二者如此双向生成的当代艺术成功案例并不多见,因此这是特别值得关注的。当艺术中图像的原生像与语言的原生状叠合为一个有机整体时,我们说这个视觉文本就有了既属于艺术家本人又属于当代艺术的价值,更何况朱进曾经为此持之以恒,也将一如既往。

雅昌艺术网数字展览客服80480167   80480150   80486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