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忠德

    笔墨求真 下笔神来 籍忠亮水墨人物画

    籍忠亮的人物画居籍忠亮艺术之首,人们习惯于把他视为人物画家。除了古典人物,他还详细擅长现代人物、现代公众熟知的人物以及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的美女画、裸体等等,他的高士或仕女(美女画)人物均迥异于是,他同时还擅长动物、山水、花草等抽象小品画,能工能写,以写为主。

    明清以来,大写意画家所涉猎的题材有限,属于重笔墨表现,不再像宋人那样精审物象,细致描绘。籍忠亮则开拓了自己的道路,创造了一种语言,表现了他人物画经验,在许多方面超越了古人。作为二十一世纪杰出人物画家,它比前人更典型、更具代表性地反映了"雅俗共赏"的追求。他所画题材广博,而他对人物造型,尤其是神态、内心世界的把握之准确、精妙,别说大写意画家,即便小写意和工笔画家,也较难与之比肩,他在生活中的观察、审研之细之精,可以说鲜有与其匹者。

    只说神态表情与手姿,出自籍忠亮笔下的人物神情与手姿就不下数百种,笔者观赏过籍忠亮多年来的绘画作品和留下的照片图片资料,如大喜、微喜、微笑、狂笑、慈善、朴实、悲痛、愤怒、悲哀、沉思、沉吟,若有所思、心满意足、超凡脱俗、合眼享乐、举目眺望、雅意端庄、俗神脾态、颇皮雅态、慧神大智、须翁文儒、粗豪莽夫、古典粉黛、西洋女郎等等从不雷同,而千姿百态、变化多端、不同性格、不同表情的手姿,更是籍忠亮艺术能力的表现。

    在许多的画家那里,人物画只是娱玩寄寓之物,或纯粹笔墨趣味的载体,籍忠亮则不同,娱玩和形式趣味直接与他的境界、学识和通过纯熟的事物功力难度造型把控得出神入化不差毫厘,这种能力是吃过大苦下大工夫的磨练,以及对现实重大变革的关注才能拥有的。这种能力反映在他的信手拈来放笔直取,从不重复,当众即兴等诸多方面。

    籍忠亮的水墨人物画,相伴随的是他传奇的人生经历。像他的诗和文,特别是他的独特书法,可以把我们带到古代诗意的田园中,继而又带到那时的山林古壑中相会于那些隐居高士,有声有景,有情有色。籍忠亮常说自己是"自由主义者",远离应酬社会,只与古人交流,与自然融合。但他拥有的文人修养与社会敏感,又表现出时代感和责任感,"个人主义者"的狭义之人是画不出来的。

    籍忠亮的人物画多有借助诗书画组合,生动地表现出他的情感与心境,还有他的个性、人生经验和对现实世界的认知,令人回味无穷。如他近年新创作出来的重大历史人物题材的作品《世纪的握手》、《历史的握手》、《难忘的握手》、《万类霜天竞自由》、《为成功干杯》、《重托》、《永恒的奥运精神》等等。籍忠亮性格谦虚、低调、不爱吹嘘,但与知音好友则涛涛不绝,畅言惬意,而与不太熟的人,则不爱说话。这可能和他的曾饱受磨难的人生经验有关。他有诗云 "大江淘尽见风流,得意得妨放浪舟。砚田耕作江寒澈,把酒临风远浊流。"这是个性,也是人生态度,曾有好友说他 "有高士之风",这与他诗文书画中的自我描绘十分一致。

    形神俱似,是籍忠亮的艺术追求,为达到目标,他多年来积累形象,增加记忆储备,他对物象总是极尽观察、写生,临摹记忆,研究之能事。他曾高摹高仿众多名家的作品,不论画谁的作品都能乱真,就连被仿的名家本人都分辩不出。这也是他能过上富足画家生活的第一桶金的由来。这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事,九十年代后他金盆洗手,苦心创作画自己的画,独创出一家书法和绘画风格。他谈起人体面部,手以及全身各部分的解剖、骨骼和肌肉结构,如数家珍,好像是一位外科医生,同时评论历代绘画风格和宗师大家,叙述画法,又学识广博,表现出学者型画家的素质。而对林壑、草木、山水之间的万物生灵焕发的天趣,又显出诗人艺术家的本色。此中事例,我们可以从忠亮题跋、画论文章中读到很多。

    籍忠亮说 "凡大家作画,要胸中先有所见之物,又要胸无成竹临历种栽,随机应变才可以笔下有神、意趣天成。匠家作画,则多为专心设计完好无缺后,方才下笔描摹,刻板呆滞何来传神?"籍忠亮不但能推崇与研读苦修传统,同时又不缺乏创造求新意,就人物和山水画而言,他已创出多种属于他个人的艺术语言。如他的西洋美女画中,一笔上去有块面、有体积、有光色、有质感,即肌理。籍忠亮的新文人画比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派更强调选择题材与真实描写,情感抒发也更加自由放纵,已经近乎于宣泄。他的自由职业画家的身份,卖画求生的需要,又使他吸收了海派和岭南画派的依人写意传统,而他骨子里的北方风格,大起大落,大放大收,开拓更广的题材,掌握更难的技巧和能力。特别是他画的水墨人物肖像画,独树一帜,而忠于对象的要求,对他的形成的艺术思想有一定的影响。矛盾之处在于,他即崇拜明清文人画,尤其是冷逸的八大,但又心摹手追吴道子;他崇拜抒怀的文人画风,但又有着高难度的造型技能。他选择有意无意地与元代以来远离现实、重心轻物的传统文人画相抗衡,逐渐形成了他特有的不属于其他任何人的艺术风格与流派,这是中华民族当代绘画艺术新的活力的表现。


    开始活跃于当代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已声名鹊起的中青年水墨画家籍忠亮,一方面具有强烈的民族艺术主体性的信念,而又斟酌采纳着外来的艺术与方法;一方面他发展着中国文人画,却又痛陈着文人画"流派化"之后艺术生命的死灭;一方面勤奋探索刻苦钻研中国传统画论与美术史,同时又在素描、解剖、色彩等域外艺术与学术研究方面苦修。他不像吴昌硕、黄宾虹在高古的传统中爬梳抉发,终于化腐朽为神奇;也不像林风眠、吴冠中"视笔墨为零"掌握了西洋的利器,移花接木,别开生面。籍忠亮是在两者之间,树立了另一个典范。正直中年的籍忠亮,已经写了二十多万字的画论著述文章,和三千多首古体诗词,对于一个创作画家,这是相当丰富的著作量。其对顾恺之"迁想妙得"等艺术观的推崇,正如他对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搜尽奇峰打草稿",吴道子的"笔才一、二,象已应焉"、"下笔直取,如有神助"的激赏一样。籍忠亮在画史方面的研究,不但在学术上贡献了他的见解,在创作上也建立了他自己绘画的艺术观和方法论,同时也是籍忠亮创作灵感与来源的一部分,这里面是学识与才华交集,旁通融贯的兼而有之。

    在艺术风格与表现技巧方面,籍忠亮将历史的智慧(传统的成就)融入个人的创作中,而且对中国水墨画的生发递变的脉络别具卓识。他要在历史长河的主流中扮演承先启后的角色。实在是一种文化传承的"历史感"、一种舍我其谁的"使命感"。具体而言,籍忠亮要继承并发扬水墨画"大写意"的传统。

    近数十年来,有关中国绘画的"具象"与"抽象"之争,至今仍喋喋不休。其实,抽象主义不过是西洋绘画长期的写实主义传统成为个性桎梏之后所引起的反动。具象与抽象在绘画中是否应为二元对立,大有问题。中国过去既没有西方式的写实主义,也就没有沿袭西方现代艺术思路的必然性与必要性,何况抽象主义也不过是西方现代主义的一支而已。抽象主义要去形(象)以写(精)神、即以为神可独立于形象之外。岂知汉代王充早有"火灭光消",南北朝范缜有"舍刀无利"之说。形与神不是独立自存的二元。中国画自古代已超越了具象、抽象之偏执。从顾恺之"以形写神"、"迁想妙得";宗炳的"应目会心"、"应会感神";王微"本乎形者容,灵而变动者心也";吴道子嘉陵江三百余里山水一日完成;倪云林的"逸笔草草",以至石涛的"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等,总之是主张"形神兼备",主客观的统一。

    籍忠亮的大写意正是继承这一传统中不断发展着的精神而来的。他的人物画,看似极其随意如狂草。创造了独特的艺术语言。

    籍忠亮的画吸取了传统名家的精华,还认真的学习过(西方的)素描。他自己也说过 "我的画确实吸收了国外艺术的技法,至于是不是传承了中国画的精髓,后人自有定论,中国画总不能一成不变,应该吸收西洋画的优点,消化之后,为我所用!"古今中外,籍忠亮都有所借鉴。因为他能带着批评的态度去吸收别人的长处,又能融会贯通,所以能够建立由他自己的人格力量所统御的独创风格。 就其人物画而言,大概可分为三类 历史文化名人(包括宗教人物)与现代历史伟人和生活中的人(包括西洋美女)。在籍忠亮笔下,都与画家心有灵犀。令人感到他不止在画人,而在画心境,在表现人生的际遇,表达画家对他们的理解与共鸣;令人感到画家不只在画古人,而在画自己,这种人物绘画,在古代我们只在顾恺之、吴道子、陈老莲、罗聘、任伯年等人笔下偶尔见过。

    从结构到笔墨技巧,一切努力都为表现画家的思想感情,表现这思想感情所寄托的意象,表现这意象所传达的境界。古今中外所有一流的艺术家,不论采用了什么题材,运用了各自不同的技巧,均创造了各自独立的艺术品,因为作品的背后都有作者的人格精神在,所以他们的众多的作品必有某些共同的特色,宣泄了他们对宇宙人生 的感受与态度。籍忠亮也一样,他至今数千件作品中,题材、技法、构图都各有差异。但是,一流的艺术家决不以描绘春花秋月为满足,而是借物象的特性,塑造意象,经营意境,抒发他的观感,寄托他的怀抱,乃至驰骋他的想象,奔放他的激情。

    收放均达极至,或线条出自毫端者,细如游丝;或出自笔肚与笔根的侧逆锋者,则有疾涩粗率的感觉。其笔迹线痕可谓极变化之妙,不可究诘。将这些狂放挥洒的笔与线,降服收编,使其成为肌理,显示了层次,生发为气韵,则有赖于皴染。籍忠亮人物技法中,皴染的工夫也为一大特色。简约清淡的皴染法的运用,把线、皴与点统一成面与体。籍忠亮的人物画最明显的外观是浑然逸趣,排除了传统中国人物画琐碎、堆砌、松散的通病,而意境的营造也因皴染的高超技巧而来。

    籍忠亮的人物画综合而言,表现了人与自然、天地、山川的和谐关系,与乎倏忽若飘尘的人的孤寂、无奈与浩欢,表现了令人动魄惊心的苦涩悲情、超然极乐。就他最重要的人物画作品而言,他那人格化的艺术语言,那包含画家个人情感的丘壑,那奔迸着他热血与激情,是画家在古人与大自然的感动之下所引发的长歌,是先贤高逸与山川魑魅在画家心灵召唤之时所呈现苍莽的景象。事实应该说是以人物为题材来表达他自己的心声。当今二十一世纪的人物画家中,把强烈的个人感情,人生观与对社会历史的理解融入人物画的构思里,籍忠亮是最突出的一人。

    籍忠亮半生传奇、游艺漂泊、身世坎坷,却心存高远,平生在艺术上的追求从不放松,甚至近乎疯狂。加之对民族、对国家、对历史文化有着炽烈的感情,表现在对传统文化的深入研究,在中国画史、画论、画法,尤其是吴道子和石涛的研究上下了大功夫。我们知道他作画是在沉吟苦思之后,便放笔直取,他曾自评是"极尽自由状态下的信手涂来"。事实上,激情的爆发,确如神灵付身,他的画是才华、激情、学识、诗与造化的精华一炉共冶的结晶。

    籍忠亮最好的画都出自内心深入涌现的激情。虽然自然的体察与前人的借鉴不能缺少,但当他吸纳了一切,让胸臆间的磅礴之气泄于画纸之上。他既是"造像画家",又擅于"造境",同时籍忠亮又是写生型画家,我们看过他的很多速写,都是一流手笔。因为籍忠亮的画笔与文学、历史紧相连结,所以他呕心沥血的想象的创作,最能表现艺术的深度。他的画有较深刻的人文内涵、动人的诗情与极富魅力且高难度的技巧,因而有不尽的画外之意。

    (本文作者 刘忠德先生,著名学者。曾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中国文化部部长,历任中共中央国务院秘书长,全国教科文卫体主任、现为全国政协常委。)

  • 邵大箴

    关于籍忠亮

    邵大箴

    籍忠亮有不平凡的人生经历,这经历谈不上轰轰烈烈、壮丽辉煌,但充满艰辛、坎坷、冒险和神奇色彩详细。本来可以在家乡北京安安逸逸地生活和工作,但为了追求和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他毅然决然主动放弃公职,漫游全国,领略祖国文化艺术遗产之丰美和山河之壮丽,体会各地风俗人情,开阔视野,积累生活经验,并进行绘画写生和创作。二十多年的漂泊不定的生活历程交织着成功与失败,磨练了他的意志,增添了他的智慧和才能,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使他的为人为艺逐渐成熟,成为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和赞赏的卓有成就的画家。了解了他的传奇故事并读了他的艺术作品,我脑海中情不自禁地跳出"怪人奇才"这几个字。

    说籍忠亮是"怪人",因为他摆脱了一般人的世俗成见,敢于"特立独行",不屈从于外部压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他"逆来顺受",把一次次失败当作自己前进的动力,不断探索和进取,以不违背自己的心灵为人生准则,这些被世人常常称之为"怪诞"的行为,恰恰显示了他品质的不平凡之处。至于说到绘画奇才,籍忠亮是当之无愧的。他如今在艺术创作上驾轻就熟地驰骋自己的才能,全靠长期坚持不懈的刻苦磨练,钻研传统国画技艺,深究中西绘画创作原理,既注重造型功力,更不放松笔墨语言的提炼。他深谙传统文人画笔墨之精妙和表达情趣之真切,在文人画的体系中做创新的努力;同时,他也认识到文人画语言与表现现代人和事之间的距离,要通过巧妙地运用西画的结构造型加以补充,以达到完善的境地。籍忠亮的绘画技巧全面,他在古今人物画上均有出色的创造。他塑造的各种古代文人和仕女形象,运用文人画一波三折的线条和笔墨的点擦皴染,在人物造型的"雅"和"神韵"上下功夫,传达出他自由潇洒的内心世界。他似乎坦诚地与描写对象作感情的交流,彼此交融于画面的形象中,自己进入"无我"的境界。不用说,在这类作品中作者需要运用自己古典文化知识的储备、理论的学养和传统文人的情怀,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创造亦真亦幻的境象。而描写现实的人物画,他需要调动另一些手段,在真实形象的塑造上展示自己的才能。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借助于素描和速写的功力以形写神、塑造形神兼备的人物外,籍忠亮探索出自己一套独特的方法,将块面造型和传统笔墨有机地结合起来,在画面的虚实上、在主体人物与背景虚幻空间的关系上、在墨与色的相互辉映的处理上做文章,时而在写真的描写中展示自己的才华,时而在写意中别出一格。

    20世纪以来,中国画界的思潮波澜起伏,始终贯穿着的是守护传统精神、笔墨技法,还是吸收外来艺术养料以拓展表现手法的争论。一百多年来的艺术实践证明,这两种思潮表面上相互对立,实际上均是中国画向前发展必须遵循的原则和不可或缺的途径。因为中国传统绘画在世界上是中华民族特有的艺术创造,有独立的体系,这一点为世人共知,必须有正确的认知;但作为以线条为基础的我国传统绘画形式,与其他民族的绘画语言又有共同的特征,都要讲究表现形神,传达思想感情和文化精神,这一点决不能忽视。中国绘画的特殊性充实和丰富了各民族绘画的普遍原理,是世界艺坛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天,我们中国人要做的,是宏扬和发展民族传统,同时不排斥吸收外来的艺术经验。20世纪中国绘画界的先驱们在引进西画造型补充国画表现手段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其基本原则便是"以西润中"。对此,籍忠亮的认识是清晰、明确的。他深入研究包括文人画在内的民族绘画传统,在理论与实践上都做了大量的工作,继承其宁静、和谐的精神和写意的笔墨语言,同时以广阔的视野关注西画的成果,在作品中吸收一些技法为我所用。所以,籍忠亮的作品,不论以文人画笔墨为主要手段表现古代文人雅士和仕女的作品,还是主要以写实手法描写现代人物形象的画幅,都具有写意精神,犹如他自己所说,追求传统艺术中具备的"道的精神性,心灵的抒怀性……情景合一、心物合一、天人合一的高华境界。"

    我欣赏籍忠亮的创作心态,他以饱满的感情投入创作,他的画与冷漠无缘,这是中国画家最重要的素质和精神。每当面对画纸构思时,他冷静、理性,胸有成竹,而当落笔之时,他又激情满怀,随机应变,跟着灵动的笔,情不自禁地随着自己的灵感,捕捉画面偶然出现的因素,加以伸引,加以发展,造成出其不意的效果,补充、扩展甚至修正原来的构思。这种在创作过程中通过偶得效果发挥潜意识作用的做法,造成他作品即兴式的、富有感情的生动性。这时的他,如他自己形容的那样,处于"忘怀得失"的状态,"那嫣然是一种远离尘嚣而忘形自得的状态,可与画中人物进行情感交流,进入忘情妙境。"我想,此时的他是可以体验到真正的人生快意。

    我还欣赏籍忠亮在追求艺术纯粹性上所做的努力。他说,他"偏爱彻底性和纯粹性"。这里说的"彻底性"和"纯粹性"不仅是指形式语言,更重要的是一种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他把历代中外艺术大师追求精神的"纯粹"、"彻底"或"绝对",形容为"一种悲状"。他写的大量理论文章里,充满着对艺术深层次的追索和艺术哲学的思考,在我看来,籍忠亮是一位不满足于已有成就,有深刻思考和有宏大志向的艺术家。

    我认为,籍忠亮今天的艺术功力和修养,既得力于他的勤奋和执着,也获益于他的天分和悟性,更依赖于他的致高的精神追求。由此表现出来的"怪"和"奇",恰恰是目前我们的民族应该大力提倡和鼓励的。

    邵大箴,(1934.10-)江苏镇江人。擅长美术史论,著名美术评论家。1960年毕业于苏联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历任中央美术学院教师、美术史系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兼《美术》月刊主编,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研究》、《世界美术》杂志主编。出版有《现代派美术浅议》、《传统美术与现代派》、《欧洲绘画简史》、《西方现代美术思潮》、《雾里看花--当代中国美术问题》等。主编《外国美术名家传》(与奚静之合作》、《现代艺术辞典》等,《中国大百科全书美术卷》编委副主任。

雅昌艺术网数字展览客服80480167   80480150   80486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