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成海在线作品展览
  • 陈荣
    古风·怡韵--传统审美意趣的颂唱者刘成海艺术谈

    维特根斯坦认为 "为了明白审美表达,必须描述生活方式。""我们用来作为审美判断详细的那些词语,我们称之为一个时期的文化的东西中有一种复杂的,但当然也很确定的作用。为了描述它们,或者为了描述人们所指的教养趣味的东西,便必须描述一种文化。"

    我们知道,中国传统的工笔画艺术,讲究勾线晕染、填染和罩染等,这种独特的勾线设色的方式融合了中国文化的审美表现语言,而成为世界画坛独具特色的艺术形式。

    在刘成海的工笔人物画、花鸟画中,我们就能看到这样的一种述求。他的这种传统的工笔画范式,充分地展现了中国文化的审美特质,呈现出古风飘香,怡韵陶情的雅逸,深受人们的喜爱。

    刘成海的艺术有以下几点特征

    一、传统工笔画艺术的继承者和追随者。

    二、借古风而怡韵陶情地抒今人之情怀的感叹者。

    三、浪漫唯美而充满诗性的图示形式之颂唱者。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先秦、魏晋气质,汉唐雄风,一直成为国人仰慕和推崇备至的经典。明清时期随着朝代的更替,人们内心世界随外部环境的变化,中国画风呈现出的反叛、怪诞、冷逸、艳俗等并存的复杂形态,并各领风骚。追随者视其自身喜好、修养遴选自己喜好的风格,去研习、继承并开拓。

    蜀中实力派画家刘成海先生受多名名师教诲(赵蕴玉、李仲海、戴卫、郭汝愚诸先生),致力于传统工笔画的研究和探索。我们从其作品中可以看到,不论是题材上还是画风上,都继承了先秦之高古、魏晋之雅逸、汉唐之雄强、明清之风韵,造型随所创作人物朝代不同,而选取适合其历史风范之表现语言,使作品呈现出强烈的历史时代感。

    在我曾拜读过的其作品《焦荫听阮》中,弹琴者与听琴煮茶者之悠雅、专注的神情,赤着的双脚与放置身边的木履,以及用汁绿、石绿色刻画的芭蕉,将煮茶的惬意,弹琴的畅快之隐士之风,描绘得淋漓尽致。《将进酒》诗意中李白壮硕的身影和健壮的骏马,喻示盛唐之风。诗人潇洒的身姿将其豪迈的品质尽显了出来,这是画家构建画面立意的一方面。

    而从技巧上来诠释画家的艺术状态,他作品始终如一地持守了以勾线设色为主的表现语言,线条遒劲圆融,灵动飘逸。无论是铁线描、高古游丝描以及钉头鼠尾描都能显现出艺术家扎实的传统功底,这些学术性的语言融汇在其作品中,呈现给我们的艺术形态,是其付出艰辛探索所取得的硕果。从他的作品中能够找寻到中国传统工笔画的文脉,那些先辈大师们的艺术营养,滋润着他成长,这也是我们能透过这些作品看出他内心审美述求品格的原因,他是传统艺术的颂唱者和追随者。

    皆因于此,其作品不遗余力地对"天人合一"的东方文化精髓的描述,贯穿其艺术实践始终。无论是品茗者、弹琴者、文会雅集者还是在其传统道释绘画中,对神明的刻画,都充分反映了其对中国传统文化最高境界的向往,而这种向往情绪自然而然地融入在了其人物画、花鸟画创作中。诗性美的呈现,成为了其艺术耐看、具有丰富的文人情怀的重要语素。那站立在枝头细语的鹦鹉、梅兰竹菊中高洁的生命以及翩翩起舞的彩蝶,都是作者借物抒怀、借景抒情,融古叙今对美好生活方式的描述。这种"诗韵横溢画图中,情感浸润心田外"的真情流露,无疑是其作品打动我们的重要品质。

    艺术品市场如火如荼的当下,什么样的艺术能够让人们认同并更加的喜爱,这一话题是热门且敏感的话题。我以为早年涉足画坛、根植传统并已被学术界、艺术品市场认同的刘成海先生的艺术,值得关注。

    陈荣(著名美术评论家、画家)

    2013年7月于滴水阁

  • 郭汝愚
    深研传统精妙理 境界高格要求工

    粗谈刘成海的工笔画艺术

    观成海仁弟之作不难看出他的艺详细术追求,他深知一位民族艺术家植根民族文化之重要性,他深知中国画的发展,只有符合艺术的情感表现功能,立足于民族艺术传统的基础,摆脱各种非艺术因素的依附,更加尊重艺术的规律,才是其发展的根本条件。林语堂先生曾说 "中国画是中国文化之花"。傅抱石先生也说 "中国绘画是中国民族精神的最大表白,也是中国哲学思想最亲切的样式"。

    成海仁弟是把握着一条正确的艺术之路的一位民族文化的捍卫者。他不仅仅以纯正的民族文化表现形式来反映他的文化思想,而且在他的作品中表现了对生活和艺术感受的认知,他常表现的题材除花鸟外,人物画多以高士、观音为重点创作之对象。

    所谓高士是指才华有抱负之高人而隐于山林者,所以历来画师多以水墨或淡彩为之,若以重彩来表现高雅之出世情调则颇为艰难。成海仁弟善以华丽之色表现隐逸之气,让观者读之,更感其匠心独具。高士绝非困于江湖之穷工贫农。而是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之儒者。或退居山林之官宦,生活富足,厌世而已。我们观其作品可以感受到作者之用意。

    工笔画之工,应该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意境之工、构图设色之工、技巧之工,而不少工笔画不究其"工"之理,仅在技法上重染工钩线工,而其线缺乏生气,工匠气颇明显。不懂构图设色之严谨布局,更不懂意境之处理,故其作品刻、板、呆、死,颇为难看,已脱离了工笔画之本质,降为装饰画。绘画之高低以格调伦,格调低俗无论多工细、多新颖皆不堪入目。成海仁弟之人物画不失文人之风,虽浓重之色而不失高雅之气,构图完整,色彩布局颇具匠心,耐人寻味,他的用线工中见写,静中有动,有潇洒之趣。

    成海亦善绘观音大士,他笔下的观音大士与他的高士图如出一辙。他善于布景,使大士居于优美的环境之中,介乎于圣境与凡境(世俗境)之间,除神圣感外,增加了生活之情趣。

    成海仁弟的工笔花鸟画,近年变化比较大,构图、设色都更加考究,对线的运用也加以强化,明显提升了一个档次,也生动得多了。工笔花鸟画自宋以后开始衰微,近年虽然起色较大但尚未形成气候,因此成海仁弟也同样肩负着发扬光大的重任。

    在当前中国画空前兴盛的多元化发展中,由于市场机制的作用和现代生活的紧张,在名家辈出的同时,也滋生浮躁浅薄的时弊,以从容的心态,在生活与传统中深入开掘者已十分难得。在追求个性化的视觉潜力,同时重视精神内涵尤为有识者提倡。成海仁弟在艺术洪流中始终保持平静的心态,对传统的人文精髓以及笔墨的抒情特点得以不断的悟,切入了中国画的本质。艺术是无止境的,他同样尚需不断的提高与完善,但作为立足于传统注意精神品味的刘成海已获得的成绩是可喜的。从他对中国画的理解来看,不久将来有更大的突破。

    郭汝愚

    2008年12月于成都

雅昌艺术网数字展览客服80480167   80480150   80486285